鱼er

鱼饵。crackship,bands,tvshows

趁乐队还没解散快多磕一点吧 说不定哪天就离婚了

【尼默】Intersections(2)

依然是频繁的视角切换。

(2)

“Well lately when I look you in the eyes, I'm going down, down, down, down.”——vampire weekend,《I'm Going Down 》



Nicholas很早就注意到坐在教室角落的那个棕发男孩了。但有亲吻对方的冲动是在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那时他还没从假期没完没了的派对和彻夜不眠中回过神来,在上历史课的时候不幸睡着了,然后就被他的历史老师,一个法令纹很深从来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发了留校观察的条子。


*

他被留校处分了,和他一起遭到处罚的还有大名鼎鼎的Nicholas Hoult。他们一起或许可以组个麻烦制造者俱乐部。


Freddie讨厌香烟呛人的味道。灰白的烟丝从高个男孩的唇间溜出在四周弥漫开来,燃烧尼古丁的味道令人眩晕。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但烟草的味道还是钻进他的鼻腔。烟丝越积越多。他轻声咳嗽了两声,密闭空间中的香烟味令他十分恶心。上天眷顾Nicholas,他成绩不错,爱说俏皮话,又长着一张好看的脸蛋,因此是年级中最受欢迎的学生。


“这根该死的香烟打扰到你了吗?”人见人爱先生问他,他连朝自己微笑的弧度都是完美的。


“没有。”说实话Freddie一直不太理解受欢迎的孩子为什么都爱和drug打交道。是为了缓解紧促社交活动带来的压力吗?

“你想试试吗?”Nicholas眯起他那双想海水一样蔚蓝的眼睛,挑起一边的眉毛。


那个‘不’迟迟没有脱口而出。他接过Nicholas手中即将燃尽的香烟抽了一口,然后疯狂的咳嗽起来。


*

“你还好吗?”Nicholas拍了拍另一个男孩的背担忧的望着对方。棕发男孩不知所措的样子让Nicholas不禁想亲吻他,把烟草的气味彻彻底底送进对方的肺里。


“这是我第一次抽烟,就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棕发男孩抹了抹自己的嘴扔掉手中的烟头。


教室门被打开了,负责看管他们的实习老师显然被满屋的烟雾吓到。Nicholas没听起她在嘟囔什么,但看对方气势汹汹的瞪着自己身边的男孩他就已经猜到故事的大半了。她一定将Freddie默认成违反校规的那一个。


*

受欢迎的人往往都喜欢以捉弄他人取乐,他就不该蹚这趟浑水。这下好了,Nicholas一定会把责任都推卸给他,他又得多出一个星期的留校察看了。但是出乎意料的高个子男孩居然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烟是我抽的,他只是在最后试了一下而已。”


门口的实习生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但皱眉的表情使她看起来显然更偏向于自己的看法。“好吧,那你们两个都得受处分。明天放学记得再来这个教室呆一个小时反思。”Freddie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那位超受欢迎的男孩的反应,他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以一种难以言表的表情。


*

其实他完全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卸给Freddie,但这样只会使他看起来像个dick,因此Nicholas还是选择做了正确的事。


“那明天见。”时钟的短针一指到五点Freddie就快速甩上书包冲出教室,就下一句短暂仓促的告别。见状他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明天见,Nicholas在心里默默应答。


*

到家后他给自己倒了一碗麦片,陷进客厅的豆袋里。今天真是不寻常的一天。年级里最受人欢迎的男孩找我搭话,邀请我分享香烟,还在看到我被误解时帮我辩解。闭上眼睛Nicholas的面庞又浮现在脑海里,乐队主唱的声音、海水一样的眼睛和完美的微笑,不得不说作为人类他真的有点失真。Freddie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好像在因为对方傻笑。他出了什么毛病啊。


*

这是Nicholas这个学期的第二次留校察看,但这次他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死气沉沉,他感到快乐,而在快乐的同时甚至有一丝丝兴奋。Freddie Highmore的身影如期从教室门后出现,他微笑着朝对方招了招手,对于他的热情棕发男孩似乎有些不适应,他不好有意思的朝自己点了点头。在接下来的一小时中他对Freddie的了解又多了一些——他认识到对方来自单亲家庭,最喜欢的食物是面条,热爱语言。


*

“你又要和我一起虚度光阴了。”他进门时Nicholas打趣说,但和高个子男孩在接下来的一小时中的闲聊则恰恰让他感到无比充实。Nicholas邀请他参加周末他和他朋友举办的派对。所以他们现在也是朋友了?答案是Freddie不知道。


*

熟悉的电子乐轰炸着耳膜,Nicholas在舞池里悠然自得伴随音乐的节拍摇晃身躯,手中的啤酒瓶中不时有酒水溅出。大约是因为第一次出席这类活动Freddie看起来有些不自在,他随着鼓点点头,不时给自己灌一口手中的啤酒。希望这次聚会能让Freddie也对他产生同样的心思。


“你觉得这个派对怎样?”这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人群实在太过嘈杂,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扯开嗓子。


“很好。”他大声喊出这个词。尽管他们之间的距离小于两米。


“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跳舞。”他吼道。


“什么?”有两种可能,一是Highmore先生没有听清楚二是他对自己实际上根本没有兴趣。Nicholas不想引起尴尬因此没有重复。


*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自己的理智被酒精逐渐瓦解。五感都像被一层薄雾蒙住了一样,Nicholas好像对他说了什么但他没听明白。

此刻Highmore感觉有点难受。他想要一个抱抱。


眼前蹦蹦跳跳是Nicholas在朝他微笑。他想都没想就扑进面前高个男孩的怀里。


之后的事他有点记不清了,他好像睡着了?


*

Freddie的状态很差了。他苍白的脸色和神志不清的嘟囔令所有人侧目,Nicholas在将他带出了舞池,边走边对所有人说了抱歉。他把棕发男孩安置在门廊前的台阶上试图让他说出自己的地址,但对方给出的答案牛头不对马嘴。酒精中毒,这个词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套到Highmore的家庭地址了,于是无奈的搀扶起到自己胸口的Fred走到自己汽车停靠的主干道。


一路上Freddie时不时都会倒向他这边使驾驶变得十分困难,好在车程并没有太长。抵达目的地后他将对方扶进自己房间,让他侧躺在地板防止呕吐物堵塞呼吸道。他又不是医生因此只能做这么多了。

好在那天晚上Freddie没再呕吐。


*

Freddie醒来时是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的,他四肢酸痛脑袋快要炸裂了。口袋里的手机在嗡嗡作响,这通电话不用想百分之九十九是来自母亲。他滑动屏幕,母亲焦虑的声音立刻从扬声器中传出。他听不大清楚她在说什么,但她好像是带着哭腔说话的。“对不起老妈,我在同学家过夜了忘了跟你说,”他把自己本来就跟鸡窝一样的头发搓得更乱从床上坐起。这时他发现自己的额头上被贴了一张便签,黄色的便签纸上用圆珠笔写着“你喝醉了,出于你的人身安全我把你带来自己家了。——Nick H”他跳下床跑出房间试图寻找人见人爱先生的踪迹但是房子空空如也。就当他推开正门离开时在门口却撞上一个画着烟熏妆,看起来和他自身差不多大的漂亮女生。

“你是……?”虽然嘴上这么问但Freddie知道这一定是Nicholas女朋友,自己衣冠不整的出现真是太尴尬了。他这样想。


“Effy,你?”他以为她会为自己的出现惊讶好几分钟,但这位小姐远比他想象的冷静的多。


“我叫FreddieHighmore是Nicholas的朋友……呃不,同学,昨天我喝醉了他担心我出什么事就带我回自己家了,希望我的贸然出现没有打扰到你。”一长串的解释让Freddie有些喘不过气。Effy挑起一边的眉头,“Nick从来不带朋友回家,真奇怪。”


在坐电车回家的路上关于Nicholas的想法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他想起他大海一样的眼睛、昨天晚上他怀抱的温度、还有那张便利贴。然后他又想到Effy,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Freddie的心头。搞什么名堂,他为什么要为Nicholas有女朋友这件事感到失落。Freddie叹了一口气,然后戴上耳机凝望街景。


*

Nicholas昨晚偷偷吻了Freddie的脸颊,因此今天他的心情格外好。家里的醒酒药吃完了,他知道醉宿是什么感觉因此特地出门去附近药店买了药片。然而回来时Freddie Highmore已经消失了,他躺过的被单上还残留着体温。感谢上帝让他在自己离开的那段时间醒来并且离开,真是十分感谢。隔壁Effy房间的流行音乐震耳欲聋,他心烦意燥将装有药片的塑料的摔倒分隔他俩房间的墙壁上。“把音乐调小,我现在心情不大好。”他抓乱自己的头发朝墙壁喊道。


“你男朋友刚刚走了,loser。”妹妹的嘲笑声从隔壁传来。


“他是我朋友。”


“LOL,骗谁呢。”


*

Freddie的手机亮了,屏幕上多出一条来自Nicholas的短信提示——

“感觉好点了吗:P”

他回复,“糟透了。好像脑袋里有个反应堆,四肢则被灌了铅:(”

放下手机Freddie看见一幕幕街景缓缓从眼前移过,他数着路过的摩托车,好奇今晚这些机动车和街上的行人是否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然后手机再次震动了,是Nicholas的消息,

“我希望我是xmen里可以转移别人痛苦的变种人,这样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盯着屏幕Freddie不自禁的咬住下唇笑了出来。

他突然非常的喜欢Nick,要是他没有女朋友就好了。


*

之后在学校Freddie对他一直是不咸不淡的,Nicholas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在短信里写了什么不该写的。这几天他总是无法集中精力,因此常常miss聊天话题。朋友里最八婆的Chris发现了Nicholas最近的端倪于是开始大肆宣扬年级的头号男孩坠入爱河了。导致现在所有人都在揣测那个罗瑟琳是谁。Highmore和他的关系也逐渐疏远了,因为多数时间了他总是被一群八卦的男女围的团团转。Nicholas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


*

Freddie在收到Nicholas邀请他观看自己在学校舞台剧的表演时是很吃惊的,所有参演者因为座位紧张关系只能邀请最多三位观众,他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原来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在追问下他得知Effy和Sid,Nicholas从小到大的死党是另外两个人选。天哪,他在几周内就从谁都不是跻身于人见人爱先生的内部交际圈。


*

Nicholas为Freddie准备的惊喜是独白。大概就是“碰上你,对我是危险的,而在那个特定时候碰上你,对我则成了致命”这种风格的。


*

如果不是Sid大嘴巴Freddie在演出结束后肯定还被蒙在鼓里,以为Effy是Nicholas的女朋友。在听完独白后他突然明白了Nicholas作出之前的种种行为的原因——


*

出乎意料的,演出完成后Nicholas在后台见到的第一个人是Highmore,棕发男孩一看到他就朝他跑了过来。Nicholas以为他是要和自己击掌就举起右手,但等待他的却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吧,这有点奇怪,不过是好的那种奇怪。他放下手回抱住到自己胸口高度的男孩,把头埋进他松软的、散发着肥皂味的卷发中。“


我今天才知道Effy原来是你妹妹。”Freddie说。


“那你之前是怎么想的?”Nicholas问。


“我以为她是你女朋友。”Freddie说,“说正经的吧,你刚才的表现真棒,那些笑话都很好笑,但是我觉得对王尔德《自深深处》的引用是最大的亮点,当然……”


Nicholas用一个吻打断了Freddie。


*

事情发展的似乎有点快。Freddie平躺在Nicholas的queen size bed上心跳的飞快,这是他第二次光顾这里了。


“你知道平行宇宙理论吗?就是说现在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一个Nicholas Hoult和一个Freddie Highmore待在这样一个房间里躺在这样一张床上,只不过那个Nicholas Hoult穿的是衬衫而非套头衫,而那个Freddie Highmore则穿着套头衫而非衬衫。”紧张感让他开始瞎扯写有用没用的东西拖延时间。


“又或者他们什么都没穿。”Nicholas坏笑着说,“在通常戏剧中的这个阶段我应该说些诸如‘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我就永远爱你’这类的话了。你期待的答案可能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并像现在这样快乐’,但出于责任我必须告诉你事实是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是我现在很想和你接吻。”


真有你的。Freddie这样想。


-tbc

强行王尔德。因为懒惰没加海默在《过关的艺术》中的虚无主义人设,想了下加的话起码多出三千字。之后the good doctor那个au可能会托一段时间,毕竟剧九月份才上总不能自己编设定otz

其实这个系列就是个独立乐安利贴23333


评论
热度 ( 13 )

© 鱼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