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er

鱼饵,爬墙狂魔+南极圈常住人口。rly wish i have good taste in music

【授权翻译】If You Were Mine(Cedric/Oliver)



原作者:ImaRavenclaw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42845

梗概:黑压压的乌云包裹着正在靠近的身影。他很高,非常高。我知道他是谁,我就是知道,只是我现在还没有认出来。接着他的容貌显现在视野里,我不得不停止咒骂,收起那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该死的塞德里克迪戈里。 


一些话:魁地奇狂热分子和人见人爱的级长的初吻,Oliver视角第一人称。斜线不代表攻受,深究的话这篇文应该是更偏Top!Oliver一点,不要吃错粮闹肚子_(:зゝ∠)_为了同好我还是打了所有tag抱歉啦。


 魁地奇体育场是我的战场,如果可能的话我准备牺牲在那里(前提是伴随着胜利和欢呼声)。这是我在霍格沃兹的最后一年,也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得为格兰芬多赢得魁地奇奖杯。我为我们的能力感到自信。我有战绩无敌的哈利波特作为找球手,韦斯莱兄弟无可挑剔的击球技能,三个不错的追球手以及我自己。六名队员(包括我自己)都会为第一场比赛,一场对战赫奇帕奇的球赛,训练到完美。可恶的塞德里克迪戈里是阻止我成功的唯一障碍。和斯莱特林们不同,他可能是个体育健将,是个好人,但在同时也是个绝佳的找球手。


我赛场附近漫步,整理着一沓夹带有“战略”或者说“剧本”的纸张,尝试搞明白该怎样布置球员。我拼命思考着能让我们获胜的最佳方法,考虑了一件事又一件事,然后想到离开霍格沃兹并为自己在联盟最棒的球队中赢得一席之地(是个双关,尽管我是守门员不是找球手)。【1】


然而我担心计划会因为今年的种种变动出现纰漏。小天狼星的事情使摄魂怪包围了霍格沃兹的校区,搜索可能不会和比赛并存,但比赛也可能会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就此取消。都怪那个从阿兹卡班逃脱的蠢囚犯。我明白教授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大家的安全,但这感觉更像是一些与我无关的人正在拿我的未来做赌注。


 雨已经下了好一会儿,即便如此我依然继续研究策略。我得了解这些计划的核心。我得问问自己那个最重要的问题:怎样才能赢得比赛?


突然间一个人影吸引了我的眼球。黑压压的乌云包裹着正在靠近的身影。他很高,非常高。我知道他是谁,我就是知道,只是我现在还没有认出来。接着他的容貌显现在视野里,我不得不停止咒骂,收起那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该死的塞德里克迪戈里。 


我气炸了。这是我预定的时间!我定下了这片该死的魁地奇球场,他没有权利出现在这里!谁都没有权利!我甚至告诉我的女朋友梅乐妮下课后不用在柱子那边等我。我订场地是为了专注训练,不是和迪戈里争论。


“塞德里克,”我点头试着保持严肃,“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抓了抓自己焦糖色的头发,倾盆大雨中赫奇帕奇的魁地奇袍子被狂风吹的翻动不止。“我决定飞一会儿,睡不着的时候就这么做。”


 “但是这片球场我已经预定了!你不能在我定的场地内飞行。”我生气的说道。尽管我年龄比较大,塞德里克还是比我高了一截。他一点儿也没有被我吓住,看起来还沾沾自喜。真是赫奇帕奇的古怪特质。这种表现让我更加火大了。


“奥利弗,现在是上午两点。你的预定一直持续到十点钟”塞德里克对我说道,如同这是常识一样。他把我当什么了?真是斤斤计较,等一下——


“现在几点?”


塞德里克叹了口气。“两点,上午两点。”


“戈德里克!”我惊叹,“我明天还有课呢,啊我是说今天。今天早上。”


“好吧,那在回去睡觉前昵想和我一起飞一圈吗?”塞德里克提议道。我衡量了一下,心底萌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我意识到我非常想这么做,非常的想,但是我又犹豫了一下。


 “呃,还是不了,抱歉。”我在纠结什么?明明已经准备好答应了呀!可是这样他就会知道我飞的怎样,识破我们的战略。再说和竞争对手交朋友,这种事我还从来没干过呢。


等一下,我对自己说。奥利弗,你是个守门员,整场比赛都不用怎么移动的 !


我在转身时反复斟酌着这件事,和高大强壮的塞德里克擦肩而过时依旧如此。一起飞一趟又死不了人,最后我这样想到。


“你猜怎么着?为什么不呢?”说着我把战略塞进了口袋,跨上扫帚去追塞德里克。


“看来你改变主意了。”塞德里克微笑道。我觉得他这样对我笑有点奇怪。赫奇帕奇们果真是由白砂糖和香料组成的。那种莫名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也对塞德里克笑了笑,加速挑起一场竞赛。他接受了我的挑衅,因此在我意识到我们在做什么前我和他已经挨在一起围着赛场飞了一圈又一圈。作为找球手的塞德里克明显更有优势,他比我快了一点,但我赶上去拉平了差距。


 “加油啊,别被我甩了伍德!”塞德里克嘲弄道,调皮的推了把我的肩膀。


 “说得倒容易先生,‘我从来都不锻炼的我块头大只是因为吃的比较健康’。”


“哈哈。”塞德里克讽刺的笑了。


时间过得飞快,在我回过神之前天空就已经泛白。日出开始了,各种颜色交杂在一起,太阳上升的每一秒都使世界变的更明亮了些。塞德里克飞到我身旁。


“嘿我得走了,这真有意思。虽然我们是魁地奇上的竞争对手,我觉得你和我还是应该成为朋友。你看起来是个蛮酷的家伙。”


在这之前我会骑上扫帚光速逃离塞德里克,并告诉他因为魁地奇也仅仅只因为魁地奇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是现在......现在有什么东西使我动摇了。感觉像是初梦如醒,我意识到魁地奇并不是快乐的单一源泉。


“好啊,为什么不呢?我觉得你也蛮酷的,”我伸出自己的手,塞德里克握住了他坚定的摇了摇。


“向友谊的开始致敬。”在飞离之前塞德里克轻松的说道,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飞天扫帚的踏板上。


*
回到寝室时所有室友都才刚刚起床或者醒来,我走到床边径直倒了下去。疲劳使身体像个旧碎布娃娃一样一蹶不振,可我不在乎这个。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在晨间与塞德里克一起环绕球场飞行。


“奥利弗,你还有十五分钟就要上课了。”我最好的朋友嘉德威廉姆斯同我说道。他戳了戳我的背,我仍一动不动。帕西韦斯莱黑着脸看着我们。


“难怪伍德累了,他可能在深夜偷偷溜出去跟女朋友啪啪啪或者干其他什么蠢事去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韦斯莱,我可是在挑灯苦读呢。”我把头埋在床单里抱怨道。


“让我猜猜,啪啪啪还是魁地奇?”


“哇,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两项特长呢,但是刻薄和幽默绝对是可以同时存在的。”即便看不到他的脸,我也能感觉到帕西深深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到底来吗?”我的另一个朋友,菲利普问道。


“不了,打算休息一天。”我嘀咕道,双眼朦胧解着鞋带。


我深吸一口气躲进了床单,在大家走出格兰芬多七年级寝室的同时强迫自己入睡。听着从伸向礼堂的台阶上传来的脚步声,我进入了难得的沉睡。


*
我又回到了球场上,不过这不是真的。这是场比赛。我的球队在欢呼,球员们脸上堆满笑容,互相拍着彼此的后背。我看见凯蒂贝尔拥抱了乔治韦斯莱,看见哈利笑的连眼镜都差点从脸上掉下来。斯莱特林们在握完手后纷纷恼怒的散开了。


我拥抱了我的球队,和他们一起大笑,向大家表示祝贺。这一切看起来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梦,直到所有人开始朝更衣室走去。一转眼所有的男孩都不见了(指格兰芬多球员和斯莱特林),只有塞德里克站在那里。他没有向以往一样展现出一股非常神气的样子,看起来放松而自然。有一瞬间我以为他几乎要比我年长。其实他也没年轻多少,顶多比我小一岁左右。如果他再大三个星期就能在我下面的那一届了。


“恭喜夺冠。”他的笑道,“我差点就以为德拉科马尔福最后会抢到金色飞贼,但是哈利还是及时抓住了。”


“那是当然啦。”我听见我的声音说道。在睡梦中注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很奇怪,因为不像现实,此刻你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但只要足够勇敢,梦境也会引导你去做某些事。


“你终于得到奖励了。”塞德里克扬起一边的嘴角。


“我的魁地奇奖杯吗?”我问道,假装满脸期待。


“不是啊你这个笨蛋,是另一种奖励。”他靠的更近了,一只匀称修长的手搭在我肩膀上。我们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一起,塞德里克的前额挨上了我的。我没有哆嗦,不像在现实中会发生那样,塞德里克也没有。这意味着我一直期待这个吻,意味之前会有那种感觉是有道理的。他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我的,我微微一笑。梦里的我貌似在说“快点亲吧”离得太近了,不应该靠这么近,不能靠这么近的。他的嘴唇凑向我的嘴唇,我把手放上他的脖颈。气氛越来越紧张,我们就要碰到彼此的嘴唇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从床上弹了起来。我喘着粗气试图跟上自己呼吸的节奏,等呼吸几乎降到正常后又倒了下去。如果塞德里克是我的,我们会……像男生对女生这样?良久我才注意到坐在床尾的弗莱德。


“奥利弗,你还好吗?”他这样问我,看起来忧心忡忡。


“我很好呢,谢谢。”


“你错过练习和晚餐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没人跟你提过你我在睡觉吗?”


“一个都没,那么我想练习就延到后天咯?”


“什么?不行。”我一边回答一边找着衣服,随后发现那玩意其实就在我身上。梅林的袜子我居然穿着衣服睡着了!“我们的练习时间调整到现在了。要为和赫奇帕奇的那场比赛做好充分准备。”


“哦,呃,奥利弗,场地我们现在用不了。塞德里克迪戈里定了。”


“开什么玩笑,就现在吗?”


*

 
五分钟后弗莱德和我来到了球场。“迪戈里!”我大喊道。他注意到了我,朝我点了点头降落了。


“嘿奥利弗,怎么了嘛?”


 “我要用这片场地。”


“呃但是我定了呀。”


“我睡了一整天,错过练习都因为你。”


“因为我?”


“对,就是因为你。”


“你有来与不来的选择,你选了不来。不是我的问题。”


“哦那就是我的错了。”


“没有,我没有在怪谁。我只是想表达这片场地被我预定了。”


“好吧,但是我需要这片球场。”


谈话变得有点像斗嘴了。要是只有我们两人的话气氛也不至于这么尴尬,但问题是我和他正被赫奇帕奇队和弗莱德韦斯莱包围着。即便如此塞德里克还是和我继续理论着。我继续试着解释为什么球场应该归我,但他也做着同样的事情。这场争执看似永无止境。

*
塞德里克最终踏进了更衣室,我结束了踱步。“嘿,”我招呼道,朝他跑过去。他脱下T恤,一只手去够毛巾的同时另一只手则解着外裤纽扣,显然没有听见。我匆匆撇见他的格子花纹的内裤,感觉有些难堪。梦境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塞德里克!”他转过头,在提起裤子前深深抽了一口气,之后去拿他的T恤。


“天哪我都不知道你也再这里!”他震惊的说。


“没关系。我刚才在等你。我想为之前的事情道歉。和你争论浪费你们队的训练时间实在太不应该了。”


 “没问题,没关系的。”


 “你确定吗?”


“恩,”


脑海里蹦出一段笑话,而在我还在考虑是否应该讲出来之前嘴巴就已经动起来了。那些话脱口而出。“要是我们真的有不为人知的关系,就不应该在那场愚蠢的争论中互相猜忌。”我笑了。一秒不到的时间被无限拉长,再次呼吸前我的袍子被团在了塞德里克的手中,我重心不稳倒向了他。


 这是一次出人意料的碰擦,触发了唇与唇之间的触碰。我惊讶的睁开双眼,眼珠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另一方面,塞德里克的眼睛则因为接吻的紧张闭的牢牢的。这感觉像是被从悬崖上推下去了。崖壁很高,我还在下坠,但是清楚自己很快就要碰到地面了。吻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塞德里克赶忙把我推开,看起来十分窘迫。“天!塞德里克,对...对不起,我以为你想要说什么来着。”塞德里克将视线别开,就要逃开。他喜欢我。梅林呐,他喜欢我。未经大脑思考的,我拉住了他的手腕望着那双眼睛。


“我不清楚我感觉到的是什么,但是我渴望弄明白。我觉得我对你有感觉。


塞德里克似乎也停止了思考,但他看起来绝对松了一口气。“我们能不能,”他害羞的问道,“我们能不能,呃,再试着亲一次?”我没有回答,而是托起了他轮廓鲜明的下巴。我安慰着他,像在梦里做的那样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我稍稍后退,他看起来有些担心,大概认为我不会亲他了。然而我蹭了蹭他的鼻子,然后慢慢的……非常缓慢的,我们把嘴唇碰到一起。时间凝固了。

【1】...and leave Hogwarts and score 


评论(2)

热度(8)